倩女幽魂,再看已无宁采臣

日期:2019-08-25编辑作者:影评中心

很多年前,看不懂《倩女幽魂》,只单纯的把它归类为某一类电影,或动作或爱情。很多年后,再次回头观看影片,不知不觉男主角张国荣也已经离开了十四年了,我们只能在电影里缅怀他,而电影里那些熟悉的台词桥段,在记忆里突然变得清晰透彻起来,再次看到这部电影,似乎有些新的感悟。所谓电影,就是一些人物和人物间的是是非非,而电影中的是是非非与人世间的是是非非不过是镜子两面的相互映照吧!所以再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才对人和人性又了些透彻的了解。电影里那些生动的人物形象,在完成曲折的情节的同时也带领着我们不断思考人生。

在中国人的幻想体系中,除了数量众多的各路神仙,还有数不清的妖魔鬼怪。而随着影视技术的不断发展,这些通常只存在于文字和人们口耳相传的故事传说被赋予了真实影像,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心中,不可磨灭的共同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无疑是香港电影史上的黄金时期,邵氏电影与嘉禾影片公司之间的相互竞争,各种能人的出谋划策,造就了一部部传颂至今的经典,成龙式的动作片;周润发的暴力美学片;周星驰式的喜剧片;李连杰式的功夫片;林正英式的鬼片;五福星系列的喜剧;郑伊健的古惑仔系列,以及以王家卫为代表所拍摄的文艺片,每一部经典制作,都堪称开山之作。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人生是,美梦与热望,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风仿佛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人间路,快乐少年郎,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熟悉的旋律响起,影片也正式拉开了序幕,一种怀旧感油然而生,纵观整部影片,这歌词何尝不是对男主人公宁采臣的真实写照;我心中不禁又产生几分感慨,一部电影要想真正的成功就必须抓住每一个细节,所有的准备与铺垫都是在渲染和烘托影片的一个主题,这样才会显得有条不紊,扣人心弦,给人以深深的震撼。 影片开头就塑造了宁采臣一个胆小,傻里傻气又文弱甚至有点怕事的收账书生形象,误打误撞的住进了兰若寺,却又命中注定的遇见了聂小倩。小倩是被姥姥所控制而用来吸取精元的工具,身为人时的不幸并没有在她死后结束,反而比生前更加痛苦更加身不由己。从本性上来讲,小倩是善良的,是善良的妖。本应协助姥姥吸取宁采臣精元的小倩被他的善良与单纯所感动,这何尝不是她对自己善良本性的一种认同与向往。影片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就是燕赤霞,一个愤世嫉俗的捉妖人,充满对现实生活人心黑暗阴险的不满,他住在兰若寺就是秉承着跟妖在一起看得清楚些,至少好坏立马就可以分辨出来的思想。张国荣所塑造的这一人物形象堪称经典无人超越,而王祖贤扮演的聂小倩也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深深地印记,靓男美女的组合也为这部影片增色不少。 影片中一些搞笑的台词对白与阴暗恐怖的背景也形成了一种对比,让人在紧张的观影过程中有些许的轻松与开怀,从而给观众留下深深的印象:这不是简单的一部恐怖电影。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宁采臣在房间里,时时刻刻都有被那些鬼怪吞噬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的场景,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紧张极了,最后终于脱险之后,我还下意识的呼了口气。这部影片中的家一致认可的最经典的场景即聂小倩的出场。朦胧的月色笼罩下,一缕青丝拂面,一双令人怜惜的充满故事的眼睛,再加上白衣飘扬的衬托,活脱脱一个大美人,怎么让人忍心说不呢?然而,宁采臣却能美人坐怀而不乱,这足以让小倩刮目相看。 在宁采臣得知小倩身份之后,不出意外地他被吓坏了,毕竟他胆小的个性不是一时可以改变的。但是他迈出了那一步,两人最终表明心意,超越了人妖的界限勇敢的选择在一起,而这份勇敢也被经历过人生种种背叛与失望的燕赤霞所感动,不再阻止两人。“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空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这首诗也成为他们不寻常的爱的写照。然而美好的事物的存在总是那么短暂,这也是对现实的一种映射,我们要珍惜眼前人,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宁采臣在爱情面前的坚强与勇敢与他的本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使得这个人物形象更加鲜明富有特色,让人肃然起敬。 燕赤霞和宁采臣合力将小倩救了出来,然而残酷的现实让他们连彼此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燕赤霞那句“她已经走了”来得太突然,还没缓过劲来,回头却发现伊人已不在,留下的只是隔绝两人的骨灰盒。影片这个结局的处理有些突然却又在情理之中,或许小倩也知道两人再怎样纠缠下去也是徒劳不会有结果的,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将那份爱深深地埋在心底就好。世上完满的东西太少,但转念一想,缺憾何尝不是另一种韵味的完美的体现。人鬼殊途,即使再相爱,两人也不可能长相厮守。 影片为了烘托妖魔鬼怪的气氛,夜景都被后期经过蓝光滤镜处理。整部影片中也有不少重口味的场景。影片开头的残肢,飞溅到宁采臣脸上的鲜血,尸妖,姥姥的粘液和触手,吸尽精元的干尸还有宁采臣和燕赤霞脸上的粘液都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每每回想起来,自己的胃还是有点受不了,就这些场景而言显得有些太夸张了,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也是因为这些夸张的存在,给影片也增加了一大亮点,整个看来也恰到好处 经典重温,总会让人感觉到经典就是不容超越,再看现在的翻拍,更是肯定了这一感觉。

燕赤霞
燕赤霞是乱世中独善其身的人,因为厌恶人世的虚伪,故而隐居兰若寺,与妖魔为邻。在电影中,导演特意安排了这么一段自白来简单介绍燕赤霞的身世,似乎与电影的情节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显然从这一刻开始,导演就安排这样一个不断思考的角色带领我们进行思考,从而使得电影的艺术性渐渐凸显出来。
一开始燕赤霞是混迹于官场的一个捕头,显然是由于正义感太过强烈,在当值期间得罪过不少权贵,而官场上又是贪官横行官官相护,让他的一腔正义无处伸发,因而不得不选择离开。他来到兰若寺专心修行,磨练意志武功,成天与妖魔鬼怪打交道。在遇到宁采臣之前,他拥有一个完整的价值观,那就是他在劝宁采臣离开兰若寺时,自己坚持留下来的理由所表达的那样,他说:“我不走,人的世界太复杂,难分是非,跟鬼灵反而黑白分明清清楚楚。”他愿意到这样一个充满鬼怪的世界,不是因为他有多强大的武功和法力而无所畏惧,而是他向往这种明辨是非黑白的世界,只有在这样的世界里,他那颗正义的心才不会感到寂寞。并且,超脱于人世之外的他,对原本的人世间的价值体系持一种鄙夷的态度。在宁采臣收回租金骑马返回兰若寺时,他便刚好在大风中喝酒舞剑唱歌,这段场景可以说别具意味,处处体现着导演编剧的艺术情怀。燕赤霞在狂风中唱到:“天道地道,人道剑道,黑道白道黄道赤道……是非常道,我呸……!胡说八道!”这些文本中经常出现的冠冕堂皇的观念,现在只不过是他唾弃的对象,最后他肯定的提出“我自有我道”。其实所谓道,也就是信仰的别称,那些或宏大或渺小,或正义或卑鄙的道,在燕赤霞这里都只是尘世间的种种幻象罢了,唯有肯定自我坚持自己的信仰,才能保存自己的灵魂。只不过,他单纯的价值观里,“鬼都会害人”的观念,在聂小倩出现后被打破了。
在聂小倩那里,鬼与人一样有了情,这种矛盾的设置其实是对世间人情淡薄的一种讽刺,借用《大话西游》里面唐僧的一句话:“当妖有了人的伤心后,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这固然是导演刘镇伟的一种无厘头的调侃,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这或许也算是黑色幽默。鬼非鬼,妖非妖,体现的是一种异化,只不过与人的异化带来的结果不同,鬼的本质属性被定义为恶,所以当鬼与妖异化时,反而向人所定义的善的方向转化,而正是这种转化使燕赤霞感到困惑,聂小倩的善良撼动了他的价值观。本来,他之所以逃开江湖恩怨人世纷争,无非是想避开人性的异化,从而保持住内心的一点纯粹,所以才进入鬼与妖的这种简单的世界。小倩的出现打破了妖魔界与人间泾渭分明的这种格局,也同时使得燕赤霞重新开始思考自己所坚持的价值观。导演这时又安排了一段对话来表述他思想的斗争,在与千年树妖打斗后,面对痴情的宁采臣他忽然感慨,“说起做人,我退出江湖,就是体验了世人那些势力和虚伪,所以才躲身在古刹废墟,在人面前,我把自己当做是鬼,在鬼面前,我把自己当人,搞到现在人鬼不分,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这段话就反映了他的困惑,后面他又感叹自嘲地说:“真可笑,我是人却不愿做人,退出江湖,但小倩是鬼,就想做人。”在前面,燕赤霞对于人间的价值观的唾弃或许还包含了一些逃避的成分,但看到小倩后,他开始正视自己,开始由避世转为隐世,他不再逃避现实,他重新完善了原有的价值观,从而另外确立了自己的信仰,这信仰其实还是包含在他所唱的“我道”之中的,总结说来就是对真善美的肯定与追求。正是源于这种价值观的支持,他才接受了小倩这样一个特殊的女鬼,并且在看到她与宁采臣短暂的重逢时,会像一个孩子一样流起眼泪来。
从电影的故事情节发展上看,燕赤霞的角色负担了斩妖除魔的重任,但从艺术视角上看,燕赤霞的角色是一个不断思考不断自觉的角色,并且以自我的不断觉醒带领观影者进入人生的哲学思考,成为了观众体悟这部电影的艺术性的重要角色。

虽然同为传说故事中的“反面形象”,但妖与鬼的存在是截然不同的,妖是自然万物受日精月华的影响而化,而鬼则是人死后亡魂不灭所成。其实神、人、妖、鬼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都不过是人性的投射,只是为了故事的完整性而划分阵营,而这种阵营是可以转换的,比如妖成神、鬼转世为人,也因此,跨越阵营的爱情故事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题材。

图片 1

聂小倩
相对于宁采臣所代表的纯粹的善良和燕赤霞所代表的纯粹的正直而言,聂小倩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是相当复杂的,周旋在她身边的几种力量都会对她的选择产生巨大的影响,因此,她的每一个表情似乎都潜藏着万千思绪。时而虚饰伪装掩盖自己的善良,时而莹莹粉泪凄楚哀婉,时而坚毅决绝勇气过人,时而自怨自艾悲观哀叹。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暗含着内心的矛盾冲突。
从电影交代的聂小倩的身世来看,她是出身官宦世家,作为大户人家的千金,她不仅通宵琴艺,更是知书达理,而且天生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可是她身世凄苦,回家途中为奸人所害,就地埋葬后父母又克死他乡,因而无凭无依成了孤魂野鬼,最终被姥姥所控制。电影中她每次勾引男人摇响脚踝上的铃铛时,都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那种表情里有挣扎有无奈有对他人的同情也有对自己罪恶的不安。只不过在遇见宁采臣之前她遇到的都是好色之徒,才让她稍微减少了心中的罪恶感。经历这么多苦难,聂小倩屈服在姥姥的淫威下委曲求全,但她始终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虽然他看清了人世间”人有时候比鬼更可怕“的事实,但她也坚信有些鬼是很善良的(就像她自己坚持的那样),所以他相信总还有善良的人能够拯救她,帮助她脱离苦海。
其实从整部电影来看,聂小倩的故事应该算一个喜剧,她的命运由于宁采臣的出现而得到了转变,在与宁采臣发生的感情纠葛中,渐渐唤起了她对良善与爱情的渴望,而宁采臣的痴情也使她找回了抗争的勇气,并且找到了斗争的力量。那种力量并非是燕赤霞斩妖除魔的法力,而是宁采臣的爱,就如电影在开头所喧嚷的那样,“爱才是有利的武器”,宁采臣的出现让她重拾希望,让她看到了一丝重新做人的曙光,因此她才能决绝地与过去的生活决裂,试图摆脱姥姥的控制。当她在宁采臣与燕赤霞的帮助下,打败姥姥和黑山老妖重获自由之时,也到了她与宁采臣别离的时候。她与宁采臣虽然郎有情妾有意,却终究是人鬼殊途,唯有将这份感情寄托于来生。她并没有妄想打破常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重新做人,这种选择是基于她对人和人性的理解和信任做出的,宁采臣所代表的善良美好,让她觉得做人还是比做鬼更有希望,纵使现实世界有些冷酷无情,但与其封锁自己的善良本质委曲求全,不如怀着这仁爱之心再去世上走一遭,毕竟宁采臣使她相信人间是有真爱的,而这也正是导演要借影片传达的思想。

在众多的人与妖、鬼的爱情影视作品中,能够跨越年龄代沟成为所有人共同记忆的影视作品非常少,1992年11月15日首播的《新白娘子传奇》算是影视作品中人妖恋情的最佳代表,而人鬼恋情的最佳代表,则非1987年7月18日上映的《倩女幽魂》莫属了。

相信那时候的每一部经典之作,80后90后每个人都看了至少不下三遍。就像《倩女幽魂》这部影片。

夏侯兄和小青
除去燕赤霞、宁采臣和聂小倩,姥姥和黑山老妖算是名正言顺的配角,而夏侯和小青则是配角里的配角。他们的配角身份大概可以从他们的名字中看出些端倪,他们的名字简单而缺乏内涵,但他们却是影片里不可缺少的一类人的代表。
先来看看夏侯兄,他在大雨滂沱中出场,追逐一个抢他包袱的小偷,并且毫不留情的将小偷一剑斩杀,小偷固然可恨,但毕竟罪不至死,但夏侯兄呢!杀人时手起刀落毫不手软,仿佛对他来说杀的不是人而是猪狗。他杀人后坐在宁采臣坐过的破棚子里,若无其事的吃起馒头来,这时他又展现出他的另一面,他很豪爽的拿出个馒头抛给傻站在雨中的宁采臣,并示意他一起吃,从这点上看夏侯并非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并且从后面他接受宁采臣的一番啰嗦的说教上看,他还特别尊重读书人,而且并非是不能接受别人批评的人。只不过他心志不坚,思想不纯。燕赤霞对他的评价是“野心太大,不求上进,为了争天下第一剑的虚名,锋芒太露,居心不正,用招形神不定,燥火太大,出剑快而不准。”不仅指出了他武功上的缺点,而且强调了他忽视修养心性,练武却不修身的缺陷。在燕赤霞的劝解之言里无疑包含了他在习武过程中对人生真谛的领悟,燕赤霞能够抛却一切淡出江湖练就坚强的武艺法术,就在于他能坚持自己的纯粹信念,不为世俗的功利欲望所桎梏。而在这之后宁采臣更是大发感慨说:“宇宙是有限的,真爱才是永恒的,要相亲相爱,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因为爱才是有力的武器。”我们暂且不论宇宙是否有限,但这段话将追寻真爱上升为人生的真谛,追寻真爱成为了生命的终极意义,这里无疑又是导演对影片要表达的价值观的强调。夏侯呢!听过了两个人的话收剑走了,从他离开时对宁采臣说的那句“你比他话还多”,可以听出来,他显然承认了自己失败的原因就是他们所说的缺乏意志的修炼,而且燕宁两人的价值观的感染使他开始自我反思,可惜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反思出什么结果,就因为心志不坚定,没有逃过女色的诱惑,从而被姥姥吸干了阳气,以悲剧收场。
再来说说小青,小青这个女鬼是跟随姥姥来到小倩的住所时出场的,与夏侯一样,她在整部电影中的出场时间十分短暂。小青是个怎样的人呢?她和小倩一样是千年树妖手下的一个婢女,也是为姥姥勾引男人供姥姥练功的帮凶,从小倩的身世大概可以推测出小青的身世也相差无几,反正就是经历了磨难而死于非命,死后又无人收尸最终变成孤魂野鬼,从而被妖力强大的姥姥所掌控。她的身世料想也是可怜的,但是她在跟随姥姥以后便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冷酷无情的鬼,她选择了放弃自我道德意识,安然接受了姥姥所建立起来的价值体系。在这个价值体系里,她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能为姥姥勾引多少男人,能得到姥姥多大的重用,她的目标就是如何取代聂小倩成为姥姥最宠爱的奴婢。她的这种追求与夏侯追逐天下第一剑的虚名或多或少有些相像。可能很多人会这样想,假使遇到宁采臣的是小青而不是小倩,那么小青的命运会不会就完全改变,她也会和小倩一样由冷酷无情的鬼回归为具有人性的“人”呢?其实仔细看看这部电影就可以得出结论,这个假设是根本不可能成立的。在电影中,小青做鬼做得太彻底,大概到了“江山易改鬼性难移”的地步,即使她先遇见宁采臣,她也只会没有任何怜悯地将他残害。值得一提的是,她来到小倩房间时,明显感觉到小倩私藏了一个男人,于是在她的价值观的驱使下,她本能地认为要找出这个男人,为什么呢?因为这样,一来她可以向姥姥邀功,二来可以打击小倩让她失宠,从而使自己上位。从这个举动上看,她是完全沉浸在了由姥姥妖力所构建起来的弱肉强食的价值体系中,丝毫没有了良善的一面,变成了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放弃良知自甘堕落的代表,最终她被代表正义的燕赤霞消灭,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其实夏侯和小青大概可以划为同一类,他们都属于臣服于某种残酷的法则的人,在那种混乱的时代背景下,比起那些底层的无法挣扎的芸芸众生,他们算是幸运的,他们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强大力量,但他们又是不幸的,因为他们用这种力量去追求的目标都不是纯净圣神的,他们只不过习惯了那样残酷的生活而忘记了人原来的本性,因而也就失去了人世间最大的乐趣。

图片 2

最近,我又看了两遍。

幽默的众生
除去前面所讲到的几个人物外,宁采臣和姥姥以及黑山老妖都被符号化了,前者是善与真的化身,后者是邪与恶的代表。当然,作为一个人,宁采臣的善与真自然有更多值得探讨的地方,毕竟人是复杂的动物,然而在这部电影里,对于宁采臣的善来说,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相反他的这种善的价值观放在芸芸众生里,就生发出一些幽默的味道了。
影片的背景大概是设定在战乱年代,在战争的血腥与残酷的浸染下,芸芸众生都不过是苟且偷生的小人物,而良善这一价值观在这样的时代里显得脆弱而可笑。正是这样,在处理影片中其他边缘人物时,导演大多以夸张搞笑的手法来展现一种人性的缺失,大体上是属于幽默的范畴。例如:在大街上听到有人喊“站住”便拔刀拿人的赏金猎人;看到账本模糊不清后就翻脸不认人的餐馆老板;为宁采臣测量身材想为他准备棺材妄图发死人才的街头小贩;见宁采臣看画得知他身无分文而将画面翻转的势力画商;不论原告还是被告都明目张胆所要贿赂的县太爷;听到宁采臣要去兰若寺借宿而在背后交头接耳的市民。甚至对于兰若寺这个建筑符号,导演也特意调侃了一番,本是供奉佛祖的清静之地,在电影里却沦为妖魔的居所,不得不叫人感叹唏嘘!
另外,对于宁采臣的善,导演在电影中给出的具体评价也值得人深思,燕赤霞与姥姥正面冲突时说:“你杀那些坏人,我不管,但你看下这个书生,亭亭玉立,两袖清风,花拳绣腿,学无所用,一事无成。”亭亭玉立,想袖清风还算是正常的正面评价,算得上是有点,但后面的三条,“花拳绣腿,学无所用,一事无成”则似乎是编剧的有意讽刺了,在接受了这些似褒实贬的评价后,燕赤霞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优点可以说了,转而问宁采臣本人,宁采臣怎么回答呢!他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单看这段对话就可以想见,在那个战乱的年代清静无为道德诚信的价值观是被鄙视的,所有的人都推崇力量追逐实际利益。而在这样孤掌难鸣的价值观里,有一个人敢于坚持这种为人所摒弃的信念,他需要有多么坚强的灵魂啊!导演借对这种价值观的调侃与幽默,从反面衬托了真善美的神圣,看后令人深省。

《倩女幽魂》取材自《聊斋志异》中的《聂小倩》一章,在程小东与徐克两大神人的共同打造下,成为一部传世流芳的经典电影,虽然这部电影已经整整三十岁了,但看起来仍是那么吸引人。就让我来为大家再次解构这部比我还要大一岁的电影,重温我们记忆中的经典。

图片 3

结语
最后再来看看电影的主题曲:
人生路 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 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 路随人茫茫
人生是 美梦与热望 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
何从何去 去觅我心中方向
风仿佛在梦中轻叹 路和人茫茫
人间路 快乐少年郎 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
泥尘里 快乐有几多方向
一丝丝梦幻般风雨 路随人茫茫
歌词所唱的意思细品起来大约有点佛教的意味,按照佛教的说法,人生如梦幻,一切皆是虚空,人生就是在不断地做着美梦,又不断的醒来,在人生的路途上不断地追寻着美梦。然而在这条路上所有的梦终究是虚幻的,所有的欲望与快乐都会归于虚空,这种思想有悲观主义的影子,但是人生在世却又不能少了美梦与热望,找寻那梦幻中的所爱,大概就是人生最崇高的理想了,也是人能够超脱这种悲观的轮回,为自己的生命确立意义所在的关键。人生由小小的少年郎的时代,一直追寻到茫茫之境,历经风霜崎岖与泪光,虽然追寻的人和追寻本身都要归入空无,但有信念的追逐总好过庸庸碌碌的过活,况且追求人性的美好善良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听过歌,再来看电影里面的主人公,他们不就是这样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断追逐自己的美梦么?

写鬼写妖其实就是在写人,而这部电影的片头曲一上来便为我们道出了人生路的艰难。在张国荣缥缈的歌声中,我们看到了本片的主角——宁采臣的痛苦经历:干粮硬的能够砸开石头、脚上的鞋被磨破、天降暴雨伞却是破烂不堪,好容易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却遇上火并杀人,匆忙赶路又陷进泥潭里。就如歌里所唱到的那样,人生是美梦与热望,但人生路却是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

图片 4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十年一觉扬州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5

图片 6

《倩女幽魂》的故事就这么在预言式的歌声中展开,而宁采臣也在历经艰苦后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郭北县,然而旅途的终点却只是苦难的起点,整个郭北县就是混乱人间的最典型代表,一句“不要走”就能当街引发一场血案,公理道义与人间秩序在这里一文不值。坚持爱与正义的火箭队,啊不,是坚持爱与正义的文弱书生宁采臣自然是无法在这个混乱的小社会里生存下去的,于是他被驱赶进了黑暗之中,驱赶进了兰若寺的怀抱。

小时候看《倩女幽魂》这部影片时,还不懂得影片中所表达的对男女主人公对爱情的至死不渝,以及燕赤霞所表现出的义不容辞的侠义精神的赞美,感受到的仅仅是千年树妖——姥姥的恐怖,那个吃人心的老妖婆。一关上灯就能出现在我的眼前。

图片 7

图片 8

然而宁采臣的运气实在太差,好容易躲过狼群逃进兰若寺,却迎面碰上了两大剑客决斗,不过在此时他的“爱与正义”却发挥了作用,如唐僧般的碎碎念竟然劝动了两人,让双方收手。这段戏乍一看没有多大意义,却是一下子便将燕赤霞、宁采臣的人物性格刻画了出来,即为二人之后的联手买=埋下情感伏笔,又为剑客夏侯的惨死铺平道路。而女主角聂小倩也是在这第一夜惊艳登场,阴冷的色调下,飘在窗外的小倩头发被风卷起遮住半张脸,这本应是十分恐怖的场面,但因为王祖贤,这个画面竟然有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这种阴郁的柔美,除了王祖贤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演出来。

也许真的如人们所说,有些事情要在特定的时期经历才能深有感触,再看87版《倩女幽魂》时,我不禁被导演、编剧、演员的才情所深深的折服。

图片 9

影片中所创造出的美让人宛如在看着一幅幅·古代的绝美画卷从我的眼前走过,无论是人物,背景环境,拍摄视角都美的让人找不出丝毫的破绽;这一切归功于导演的功劳,而编剧也是这部影片中不得不提的一个功臣,我们得感谢他,带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故事。

这一夜是宁采臣与聂小倩的缘起之夜,转为树妖姥姥勾引男人的小倩遇到单纯善良、时刻把爱与正义放在心间的宁采臣后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那就是销售小姐在工作中爱上了自己的客户。宁采臣在这里为我们展示了什么叫“无招胜有招”的把妹神技,同时也告诉我们,单纯善良的人虽然命不好,但运气也不会太差,至少不会稀里糊涂的就丢了性命。

《倩女幽魂》虽是出自《聊斋志异》中《聂小倩》的故事,但是编剧将其内容在短短的90分钟中改编得的深刻而完美,无论对是当时社会官僚制度的黑暗,人性的扭曲的批判;还是对宁采臣和聂小倩不顾人鬼之别的生死之恋以及燕赤霞的侠义精神的赞美,每一笔都显得那么的令人欲罢不能。

图片 10

而张国荣和王祖贤的出演亦让此片吸足了观众的眼球,只可惜,昔日那绝美的男女主角现如今已经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时间进入第二天,这天白天的戏并不太重要,只是为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再次相遇和小倩身份之谜做了些铺垫,顺便向我们展示了宁采臣的狗屎运。夜里的戏倒是非常精彩,二号BOSS树妖姥姥出场,亦男亦女的扮相和声音让人过目难忘,也表现出这个人物的残忍刻薄,还带出了一个名为小青的女鬼,用职场的比喻来说,小青就是你身边对上级谄媚总爱打小报告的同事,而姥姥就是喜怒难测、只认业绩不认人的公司老总。

图片 11

这一夜的浴盆戏算是整部影片中最美的一段,无论是构图还是色彩都值得称道,而在姥姥和小青这种紧张外力的压迫下,小倩与宁采臣的闪转腾挪更进一步的加深了二者之间的感情。我觉得这一段最好的表现就是在看到小倩的身体后,宁采臣和聂小倩二人同时别过脸去,张国荣与王祖贤二人将这种初恋般的羞耻感演绎的真是美好的不得了。

01   环境 

图片 12

社会环境

       本篇中第一个要讲的便是社会环境:影片的开头,将镜头定位在了当时的市集中,通过对社会中底层人物的描写将当时的社会情况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卖画人:卖画人虽然发现了宁采臣是个懂画的人,但是没有钱,于是当宁采臣再次上门时,他赶紧将画作藏起来,然后口中说着,没钱品位高的人来了,像瘟神一样避着他。

图片 13

图片 14

官兵:市集上,官兵到处抓通缉犯,不管是不是通缉犯只要长得像的就先抓回去再说,说不定抓对了就有悬赏金了,甚至于只要在集市上大声说“不要走”这句话的人都会被追着跑,因为谁喊不要走,谁就是通缉犯。在看到这个镜头时不禁会感到好笑,而在欢笑之中也让人看到了当时人们普遍的一种势利的心态。像这样的场景设计,在欢笑中让人体会人性的阴暗面,令人不得不赞叹编剧的手法之高超。

图片 15

图片 16

官员:公堂上,师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将前来告状的宁采臣打一遍,县老爷(以戏剧的口吻)问“给了钱没有?“师爷答”没有“,县老爷发怒”罪加一等“这时宁采臣请求说”老爷,我没有钱“可笑的是,县官竟然说”那你可以去偷,去抢来贿赂我嘛“影片观看至此,让人哭笑不得。最后当燕赤霞来到堂前道出自己所杀的并不是人而是女鬼的时候,公堂上的所有官吏吓得四退,县官宣布赶紧退堂。此情此景,古代贪官的丑陋面孔一展无余

图片 17

图片 18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县官声音的处理中,导演采用了一种戏剧的口吻,使得公堂之上不再那么严肃,反而显得有些诙谐,像这样的处理,在严肃的主题当中加以诙谐,幽默的成分不时在影片当中出现,也只有程小东这样的大导演才有这样的处理艺术。

《倩女幽魂》这部电影拍得十分工整,如同做文章一般按照“起承转合”的方式进行。前面两天的时间一个是“起”,一个是“承”,而“转”的重任则落到了第三天和第四天上,伴随着燕赤霞那段经典的《人间道》RAP,宁采臣与聂小倩终于消除误会,更加坚定了对彼此之间的感情,相约逃出这座牢笼。然而就像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一样,兰若寺也不是他们想逃就能逃的出去的。姥姥早已将小倩作为一种政治献金许配给了更高一级的妖怪,一号BOSS黑山老妖。这就好比一个企业老总为了寻求保护伞而将自己的员工送上官员的床,你突然半路跑出来把人给拐走了,这跟杀人父母没什么区别。

背景环境

《倩女幽魂当中除了故事情节以及人物的精心构造,拍摄的背景亦是相当的令人陶醉。故事大部分的镜头都是在夜间拍摄的,但这丝毫不妨碍导演将镜头拍出应有的美感,夜雨小亭,长琴竹音,飞叶桃花,幽寒月色,诗书笔墨,才子佳人在这样的背景衬托之下,构成了一副唯美的画面,满足了我们对古代才子佳人的所有幻想。观看至此,我早已忘记了聂小倩是一个女鬼,反而觉得她是超凡脱俗的仙女来到凡间。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还有兰若寺,这个让人听到名字就瑟瑟发抖的地方,导演在处理的过程中,也体现出了其应有的幽深,残破,森然之美。像雷电之中四大天王的狰狞恐怖,威严不可侵,古刹铜钟的声响,东倒西歪的寺门。然而,相对于勾心斗角的人世,此处倒是显得黑白分明,这也正是兰若寺吸引燕赤霞的地方。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这部电影的后三分之一仿佛让我们回到了徐克当年的神作《蜀山:新蜀山剑侠》中,徐氏风格在这段既魔幻又武侠的战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主角团队中,燕赤霞是近战法师,聂小倩是远程法师,宁采臣则是负责拖后腿和加幸运,看似弱爆了的组合却连挑姥姥与黑山老妖两大BOSS,就如同在当年的蜀山中,狄明奇、一真与仙堡女弟子一路扫平妖孽,拯救天下苍生一样。

02   侠义之道

图片 28

燕赤霞——正义的化身

燕赤霞无疑是这部影片中正义的化身,他坚信邪不胜正,他本来是名震广西十三省的辣手判官——燕铺头。缉拿过无数的贪官,但最终还是厌倦了官场的腐败、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选择在兰若寺这个让人害怕的地方,以此躲避世人在人面前他把自己当鬼,在鬼面前他又把自己当人。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这是可悲的,编剧对当时社会的批判在此显露无遗。这是燕赤霞的悲剧,也是当时社会的悲剧。

图片 29

然而当燕赤霞遇到了宁采臣这个憨厚正直,痴情善良,执着的穷书生时。他被彻底感化了。谁曾能想到一个道士不去抓鬼却跑去救一个女鬼?谁曾能想到,一个道士,竟会硬闯地府,将生死置之度外,去抢鬼新娘?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荒谬?没错正如燕赤霞自己所说”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荒谬“如果说宁采臣是为了爱情,那么燕赤霞他是为了什么才这么拼命的呢?我想绝不仅仅是同情,因为同情没有这么大的力量。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在这一段里,各种恐怖场景的设置是最大的亮点,姥姥那带热导追踪系统的舌头、客栈锅里的人头、阴兵娶亲的队伍、满墙的手臂和黑山老妖身体上的那些人头等等,这些最能象征中国传统恐怖文化的元素堪称华语电影史上最经典的恐怖场景,也成为萦绕众多观众很多年的恐怖记忆。

宁采臣——不仅是书生,也是大侠

张国荣在影片中扮演的痴情书生宁采臣已成为银幕经典形象,也让“书生热”延续了一段时间。张国荣成功塑造了一位几近完美的书生宁采臣:他单纯、无辜、善良、痴情、正直。

然而,宁采臣这个人物在故事当中其实也是极富正义感的,他也是故事当中的一位大侠。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或许大家会不解,宁采臣为什么是大侠,大侠不是只有燕赤霞吗?

可是并不是这样的,故事当中,当宁采臣知道了聂小倩是女鬼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然后选择了逃离兰若寺,此时的宁采臣也爱聂小倩,但是爱的并没有那么直教人生死相许。

导演通过一个宁采臣在逃离过程中回头捡掉落的聂小倩生前的画像的镜头表现出了宁采臣对聂小倩的不舍,这样的细节镜头的表现方式,令人不得不赞叹,编剧的心思之缜密,但当大胡子回来叫他回兰若寺当诱饵的时候,宁采臣是害怕的,他说”那些女鬼会来害我的“,然而宁采臣回去兰若寺了,是的,他很害怕,但是他回去了,为什么?

图片 38

因为他要帮大胡子去消灭这些害人的妖怪

宁采臣回到兰若寺了,他和小倩一起回来的。在这个时候,他们是一样的——诱饵

燕赤霞利用宁采臣来抓小倩,姥姥利用小倩来抓宁采臣。彼时同时天涯沦落人,这何尝又不是反应了当时社会当中底层人物的悲剧,也恰好印证了影片中燕赤霞的话,”人和鬼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相互利用“,在相互勾心斗角的世界里,其实有时候人比鬼还要恐怖。

图片 39

图片 40

小倩一语道出了人心的复杂险恶,而燕赤霞也深有同感,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躲在兰若寺,宁愿和鬼相处,也不愿和人相处。

宁采臣得知小倩是被逼的之后,他选择要帮小倩逃出姥姥的魔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去对抗一个千年树妖,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让人贻笑大方。但是他很坚定。他要去救一个受压迫的弱女子,不论自己能不能赢,也一定要去。

图片 41

他们毫无迟疑,口中念着”般若波罗密“,将生死置之度外,燕赤霞一手执剑,一手抓紧宁采臣,劈开鬼门关,硬闯地府,从黑山老妖的手中将聂小倩抢回来,此情此景,何其壮哉!

图片 42

图片 43

故事总要结束,宁采臣与聂小倩一人一鬼,爱的虽然惊天动地,但终是人鬼殊途。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为爱而放手更是难上加难,宁采臣这个人物才是真的不忘初心,坚守着爱与正义的善良底线,他深爱着聂小倩,可能自己以后再也遇不到这么真心的爱人,但内心的声音告诉他,爱,就要放手。

03   只羡鸳鸯不羡仙

爱情是这部影片中着重表达的主题,宁采臣和聂小倩的人鬼之恋,让人惋惜而又羡慕不已。秦观曾言”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现今人们又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人们觉得真正的爱情只要是彼此真心相爱,那么即使只是昙花一现,那又有何关系呢?

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爱情,就像泰坦尼克号中Jack和Rose的爱情一样,他们都是短暂的相爱,却爱的至死不渝。足以感天动地,让世间所有恋人为之汗颜。

这么短暂的爱情,却比世间长长久久的爱恋还要坚定。

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爱情是让人羡慕的。这对绝美的痴男善女,才子佳人,一起度过了甜蜜,一起有过险历,一起怀过猜疑,一起为彼此担心,到最后一起经历鬼门关,然后至死不渝,祈求天不要那么快亮。真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这一刻,小亭夜雨,淅淅沥沥;那一秒;湖水微荡,轻风拂帘;再一时,笔墨丹卷,缠缠绵绵,这又是怎样的烂漫,他们的爱情是完整的。小倩是幸福的,不负生前死后所经历的所有不满,此生足矣。

当宁采臣和燕赤霞在最后一个骨灰中找到聂小倩的鬼魂时,终于,燕赤霞喜极而泣。口中骂着”呸,痴男怨女“,然后走出门去,给他们独处的时间。哈哈,大胡子其实也是个很可爱的人呀!

图片 49

图片 50

聂小倩和宁采臣一起携手写下“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空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在找聂小倩的骨灰盒的过程中,导演不忘在这个过程中加如了幽默的元素。在找完几个骨灰盒找不到聂小倩的鬼魂之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本以为拿错了一个男人的骨灰盒,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店小二的声音。本以为已经没有了希望,最后又发现拿的正是小倩的骨灰盒。

图片 54

图片 55

影片观看至此,我已被导演,编剧,演员的才情所深深折服——经典难再。

   

图片 56

图片 57

04   致敬经典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难以再超越,是因为其不可复制性,其不可复制性,不仅仅体现在导演、演员、编剧、摄影等每一个方面的难以复制,更在经典艺术创作的不确定性。就如王羲之,一生只能写一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而后的自己作品也难以超越《兰亭集序》的艺术成就。同样就是哥哥重生,王祖贤再出演艺圈,或许都再也不能演出当时的青涩与懵懂。如今的王祖贤为爱所伤,早已落发断根,淡出了俗世,看透了人世间的情情爱爱,我不禁怀疑王祖贤再也演不出当时的痴情了。

2011版的《新倩女幽魂》虽然也是大咖云集,还请来了万千宅男心中的“神仙姐姐”但是上映完至今,我却对其中一个镜头的印象都没有,似乎只看了一遍,甚至可能连一遍还没看完,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我想这就是经典的魅力,一部经典之作,能让人念念不忘,多次翻看完之后仍觉得好看。

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拍出了不少这样的经典之作。在此, 仅以此文,向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经典之作致敬。

在《倩女幽魂》的世界里,只有两个大场景,那就是代表人界的郭北县和代表鬼界的兰若寺。兰若寺自不必说,妖孽横行、鬼魂肆虐,活人想要逃出生天非常困难;而代表人界的郭北县却要比兰若寺更加险恶,到处是势利眼、贪官污吏、小偷小摸和横行霸道的武夫,用小倩的话来说,“你认为鬼可怕,其实人更可拍,有时候人害人比鬼还要凶残”。鬼、神、妖其实都是人的投射,你要是做个好人,行走阴间也不会迷失心智;你要是做个坏人,就算阳光普照也会堕入无边黑暗,鬼故事说到底,其实都是在劝人向善,坚守内心。

图片 58

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终究是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倩女幽魂》三十岁了,我也快要三十岁了,三十岁的人看三十岁的电影,自然要比小时候初看它时要生出许多感悟,只是自己年届而立,却依然在何从何去中觅我心中方向,虽然前路漫漫未可知,但能做的,只能是像宁采臣一般,在这复杂的世界里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努力做个好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白羊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2138发布于影评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倩女幽魂,再看已无宁采臣

关键词:

前一小时有一流战争片的水准2138:,南汉山城

前一小时有一流战争片的水准,佟大为饰演的国军大兵体现了反抗的尊严,主动反击,无关乎成败。后面个把小时看...

详细>>

战争没有胜利者,太极旗飘扬

    很久没看过这么这么有史诗气质的战争片了。与《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等着重表现人性的战争片不通,这...

详细>>

愿你强大到能够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魔女嘉丽

          这两天看了成都百货上千被四妹称为变态的著名影片。其实只是满意本人无聊的好奇心而已。电影中所...

详细>>

做杰克那样的男人,人性与爱

跟杰克比起来 我们身边的相爱的人就都以名不虚立的刺头 试着扪心自问: 你能为您所爱的人献出生命啊?你能令你...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