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时代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一个人的

日期:2019-08-18编辑作者:影评中心

多年神经质的儿子重新在舞台上弹起拉三。我哭了。
不是辛酸,不是喜悦,而是终于了解。
那些固执的对抗,那些孤独背叛的日子,那些癫痴和呓语……那些,都是人生。就像父亲所说的那么苦短,无从躲避。
而父亲没有说,苦短的人生,因为音乐和爱,也是可以永恒的。

 这是一个人的音乐人生,天才和疯子往往也就一线之间。
 因为这部电影而开始喜欢上了拉赫玛尼诺夫,喜欢上了里面动听的古典音乐。忘不了拉氏第三钢琴协奏曲的那段开头,百听不厌。
 电影里很多片断让我记忆深刻,特别是看到戴维从窗户里目送父亲离开的那段时我泪流满面,一个父亲无奈懊悔还有深深的感情刻印在那个饱经风霜的背影上。如果让他能重新选择他肯定会选择一条更适合儿子的路,可是人生就是这样,永远无法重来。就是这一段扮演父亲Armin Mueller-Stahl的表演让我无法去讨厌这个父亲,有人说这个人直到最后都没有去接纳戴维,我不承认这点,他后悔了,所以他向儿子提及那把儿时小提琴就是要向儿子解释自己所作一切,去求得儿子的理解与原谅,可惜戴维没有听下去,他知道父亲所要表达的一切,他拒绝给父亲这样一个机会,因为他大概无法原谅这个精神上压迫他一生的父亲,尽管他爱他,最后目送他离开。那是就是父子俩精神上最后道别。
 你无法说他不是个好父亲,虽然他的那份爱或许对自己孩子来说太过于沉重压抑,最终导致了儿子的精神崩溃,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所有的原因都怪罪在这个父亲身上,而父爱永远是让人动容的。这或许得感谢于导演并有把这个父亲单纯塑造成一个武断固执地望子成龙的父亲,相反从故事的原型出发去挖掘了这个父亲复杂的性格矛盾(影片并没有好好交代过故事原型的父亲作为原籍波兰的犹太人曾经经历过族灭绝大屠杀),影片中父爱的温情从很多细节体现出来,让这种父爱的矛盾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或许才是正真亲情,有时候结果不一定是好的,但是感情是最深沉的。
  这是还是当年俺家刚买了第一套音响时我看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还是vcd时代,感谢那个推荐这部电影音响老板,让这部电影在我年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我真愿这份记忆永远停留在那个年纪。
ps:Armin Mueller-Stahl实在很像一位慈父,换个人演,我未必会有这种感动。当然这部影片最华彩还是主人公的扮演者杰弗里·拉什,他是当之无愧的最佳男主角。

我看着老疯子的举动,不由得笑了出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道,“师傅,你可别小看了茶,茶里可是有人生的,你没听人说,‘半盏清茶,观浮沉人生吗’?”

看到这部电影是因为看了《美丽心灵》,到豆瓣看了影评,知道了shine,下载看了,又来看影评,看电影看影评,已经成了我最近看电影的主要模式了。
看到好的电影,总想与人一起品评一番,所感、所想、所得都能有人彼此呼应,好的影评也能让人在影片中找到自己未曾体会到的妙处,豆瓣这个地方,可算是观影者的一个精神家园了。
童年对一个的影响有多深,童年时代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对于一个偏执、专制,对音乐有狂热理想的父亲来说,往往都会将自己未曾实现的音乐的梦想寄托在儿子身上,当David初显才华时,父亲满是骄傲的说:“这是我的儿子,是我教他的”。把有音乐天份的儿子培养成伟大的音乐家,在父亲看来这就是对儿子最好的爱。
David父亲俨然是家中暴君式的人物,面对父亲的专制,姐姐的敢怒不敢言,母亲的隐忍与默然,敏感的音乐天才儿童,就在父亲专制、粗鲁的教育方式下,心理压抑而脆弱,即使在学校摆脱父亲的束缚,却还活在父亲的影响下,终于在演出拉三的成功时刻崩溃,已经和David断绝父子关系的父亲听到演出成功时泪水也潸然而下,无疑父亲是爱儿子的。究竟是让孩子自由发展,选择自己的命运,还是按照父母的意愿,让孩子一步步走好规划好的人生,都是不同的爱的方式,只是即使是父亲,也不应该有权力替别人做出选择,对天性的压抑导致了心智的扭曲,即使成功还会是幸福的吗。
对音乐了解得不多,但是很喜欢音乐剧,音乐与剧情结合,渲染了剧情,音乐又是影响人物命运的线索,在光与影的艺术中同时体会音乐,很享受这个过程。

苦短的人生,就是这样永恒。

“行了,行了,你就赶紧去吧,今天师傅教我接引之术,我可没空陪你去谈恋爱。”我说着将还要说话的雁南推出了门,“行了,二师兄,赶紧去吧,拜拜。”

不是第一次看这电影,领悟却比第一次多。我甚至想,人生是不是这样就够了,从这样的影象和声音中体验误解、执着和爱,如此丰沛的情感,本身就是幸福、就是完满。

“哦?你信这个?”老疯子有些玩味的笑看着我。

我也曾经怀疑那个父亲的爱,那么固执、武断的爱,我也曾经想要否认那是爱。
他让年幼的儿子学拉三;他不允许儿子的离开破坏家庭的完整,哪怕他是要去完成自己的音乐理想;他动手打了他、告诉他你要是离开就从此再也没有父亲——我以为他残忍乖戾。
可是我这一次看到了他的细节:身为从战争阴影中幸存下来的固执而顽强的犹太后裔,他站在不解的儿子身后,轻轻地、但是有力地告诉他:“人生如此苦短,而音乐才是永恒。”
——苦短,永恒。
儿子花了大半生,终于了解了这两个词语。

徐静雅失神的呓语,“我知道我当初选错了人,我后悔了,可是真的来不及了吗?”

电影最后一个镜头,阳光下DAVID和GILLIAN相携从父亲墓碑处渐行渐远,在他们的周围有爱的光芒洒下。

“师傅,您喝茶。”我冲了壶茶,顺手端到了阳台的小桌上。

很少有古典音乐能让我流泪,《SHINE》中的拉三却做到了。

我淡然一笑,我自然是不信的,人生就是人生,虚幻而又真实存在的,人终其一身也悟不透这二字,又谈何像这,似那的呢?

我想我们都曾经是年少的DAVID:坐在浴缸中抱紧自己,有那样抗拒的神情;我们的离开都义无返顾的决绝——我们以为自己怨恨。
可我们最终会选择拉三,选择父亲的梦想,哪怕付出疯狂和呓语作为代价。
不,那不是代价,而是爱。
以恨和不解的形式表现出来,而最终获得释放。

我站起来,踮起脚尖摸了摸雁南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不解的说,“也不烫啊!哎,我说二师兄,你也没发烧,怎么说胡话呢?你去见你女朋友带我干嘛呀!”

雁南退开两步,在离徐静雅较远的地方坐下。

“为什么呀!”徐静雅呆呆的看着雁南,那个当初什么都顺着她,把她宠上天的人竟然会这样对她,徐静雅有些不可置信。

“阿南,我们重新开始吧!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徐静雅一进包间,就扑进了雁南的怀里。

直到,那天,他亲眼看到徐静雅和一个男人拥吻,而且认真又绝情的告诉他,他们结束了,她要和那个男人出国了。他当初都有想要杀了那个男的心,只是,徐静雅的绝情更伤他。

“怎么了二师兄?你不舒服?”我不解的看着他。

“阿南。”徐静雅欲走上前来。

这家布置的极其浪漫,极富有情调,名叫“邂逅”的咖啡厅,是当初所有情侣约会的首选,同样也承载着他的欣喜和感伤。

老疯子倒也没多说,而是认真的看着我,“小丫头,今天,老头就教你引渡之术。对于有的人为什么会死后滞留世间,你有什么看法?”

“喂!”雁南看着关上的门,一阵无语,“哎,算了,有些事情,还是得说清楚啊!”

“阿南,不,不是这样的。你,你明明是爱我的。”徐静雅扑过来想要抱住他,只是这一次她扑空了。

“阿南,为什么?”徐静雅发疯似的吼道,“是不是因为那天那个女的!你喜欢她是不是?”

雁南心里不由得被触动,当年,就在这个咖啡厅,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不过,不是徐静雅等他,而是他兴奋又紧张的等徐静雅,他早早的就来了,买了一大捧玫瑰,想拿着一见她就送给她,又想着放在包厢给她一个惊喜。

“不为什么,在你出国之前,我们不是就已经分手了吗?”雁南平静的看着她,他当初是喜欢过徐静雅的,可他们之间,虽然相恋三年,最多也就只是拥抱而已,连接吻都没有过。

“小丫头,你过来。”老疯子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晒太阳,冲我喊道。

“小苏苏,我……”雁南吞吞吐吐的看着我。

“阿南,你来了。”徐静雅看到雁南,欣喜的小跑着过来,拉着他的手,就往前走,“我订好了位子,就在520。”

雁南回过头来,看着徐静雅,认真的说道,“我爱她。”

“只要你想的,我便如你所愿。”雁南笑着开口。当初,这是她徐静雅说过的第一句话,那时候他们相恋了,在他们分手后,这是他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今天,他又说了这句话,只是,他们再也没有关系了,连朋友都不会是。

“你就坐那儿吧!”雁南淡淡的说。看着徐静雅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竟没半分波澜,隐隐还有几分不耐。

另一边,雁南来到了与徐静雅约定的地方,刚进门,就看到徐静雅在焦急的等待着,往门口张望。

“不是,我……”

当初,他废了好多心思去布置这场约会,可是,他等了一天,他却没有等到徐静雅的出现,后来,徐静雅告诉他,那天,正好有一场重要的音乐讨论会,她们导师临时通知她们去参加,他仍然记得,那天晚上见到她时,她的兴奋和他的失落,是那么鲜明的对比。

“徐静雅打电话,说是想跟我谈谈。那个……我答应了。”雁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茶?茶哪有酒好喝?”老疯子鄙夷的看着茶杯,手却不慢的端了起来往嘴边送去。

雁南想要推开她,可是她却抱的更紧,只好无奈的说,“静雅,放手吧,我们好好聊聊。”

我神情有些迷惘的看着远方,“大约是因为执念吧!心中有所念,或是情,或是怨,或是不甘,或是不舍。人在死前顾忌的越多,死后,那些束缚他们得枷锁就会越重,那些执念会紧紧束缚他们,让他们无法离开……”

“阿南,你忘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了吗?我们一起去游湖,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写生,一起去桃花源看桃花盛开,一起去草原骑马……”

次日,刚吃过早饭,徐静雅就来了电话。

“哎!”雁南叹了口气,手指在徐静雅身上一点,徐静雅只觉双臂一麻,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

雁南本要将手抽出来,结果,听到这个名字又是一愣,竟然忘了这一茬,任由徐静雅牵着他走进了包间。

“呃?那就去啊!”我更纳闷了,这种事情,需要跟我报备吗?

在没有遇到小苏苏之前,他以为自己是真的爱徐静雅的,可自从遇到了小苏苏后,他才明白什么是爱,至少,如果换成小苏苏这般哭泣,他会难过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徐静雅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雁南说我爱她时,那种柔情,眼里的宠溺和神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不,我不放,阿南,我爱你,离开你的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徐静雅哭着固执的摇头,手抱的更紧。

雁南躲开了徐静雅,“我要走了,以后,我们不会再见了。”说完,就向门外走去。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雁南看着我一脸懵懂,有些无语了,不由得脑抽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不,你错了,我不喜欢她。”

“我们已经分手了。”雁南平静的打断了她的话,“那些都已经是曾经了。”

本文由2138发布于影评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童年时代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一个人的

关键词:

导演一定是觉得打戏之间得有点过渡,尔冬升与

不然一个半小时全3D打戏,观众爽了,经费可不足了。猜想经费的百分之九十花在了特效上,百分之九请演员,剩下的...

详细>>

尘埃~

人的惨恻,依然因为记性太好。 那坛物欲横流,黄药王会分给我么? The Ashes of Time~ 日子变为灰烬。...

详细>>

三少爷的剑,从大侠的救世情怀看道德绑架

纯吐槽,画面美如画,江一燕女士每一套服装都秒到本身了,只不过逸事剧情就好像一碗狗血。 40年前,Hong Kong出品...

详细>>

新旧版对比,的二三事

旧版开场那句“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妒嫉.我不介意其他人怎么...

详细>>